【被干翻的美女经理】【作者:quantity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499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大概快下班了吧?自从周休二日以来,每到星期五下午,公司里大多数人的工作效率就直线下降,再简单的工作也会错误百出,如果主管也是一心放假的话倒还好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大家也还过的去,偏偏这一次的新任经理─香玲,却不是这样的人。

  经理走了出来,高跟鞋在地上敲着清脆的声音,大家不约而同地低下头来,装着用功工作,偶尔偷偷看看手表或墙上的钟,避免和经理面面相对。其实除了不大通人情外,香玲也是个称职的经理,更是个真正的大美女,纤秀的五官、雪白的肌肤、修长的玉腿、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,配上大约有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,容貌绝美再加上气质高雅、动作秀气,颇有古代贵族家娇娇女的优雅风范,即使在工作前后一直冷着脸,笑也不笑,仍是个令人离不开目光的美女,大家在背后给她的外号再合适也没有了,「冰山美人」的确就是在公司的香玲,高傲而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,无人敢正视她灵动有神的双眼,就算起了色心的人,也只敢看着香玲短裙下露出来的,线条优美、白皙娇嫩的美腿。

  都八点了,公司的大门早就关了起来,只剩下香玲和今天被拗留下来的新人还留着。香玲不耐地看看腕表,她也想早点走,给这人的案子其实并没有重要到要加班的地步,只是这环境香玲是初来乍到,要是不给大家来个下马威,以后可就不好带人了,只能算这新人不好运。

  门开了又关,香玲转过了椅子,将那人放在桌上的案子看了看,改了几十次的东西,现在已经很完美了,连香玲那十分挑剔的眼光也没有看出来什么还要改正的地方。

  「OK!终於完了。」香玲很自然地站了起来,离开了办公桌后,准备下班,但就在她走过那人身旁的时候,

  「还没完,才要开始哪!」

  就在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钻进香玲耳里时,香玲陡觉小腹上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,那人突来的一拳重重击在香玲柔软纤细、一分多余的赘肉也没有的腹上,痛的香玲弓起了身来,挺直的上身像是雷劈的树木一般,晃了两晃就倒在桌上了。香玲痛的眼冒金星,动都动不了,偏偏这一拳打的恰到好处,不会让香玲痛昏过去,清醒地感觉到全身无力,软倒在桌上任人宰割。

  身子软软地倒在桌上,香玲脸儿一侧,刚好可以从镜子里,看见那男人的动作。一手托着香玲的膝弯,男人轻轻地将香玲的身子拉出来,让香玲饱满坚实紧翘的圆臀悬空在外面,只靠着双脚虚浮无力地撑着。趁着香玲刚遭突袭,还没能反抗的当儿,男人轻松地解下了香玲套装短裙上的细皮带,将香玲的裙子脱了下来,露出了藏在里面的,圆滑诱人的大腿,以及香玲今天才新穿的,紧紧地包住股间,却包不到臀部的紫色小内裤。男人的手轻轻地从香玲的内裤上滑过,在好一阵子的巡游之后,停在某一处时轻时重地揉捏着,纱质的轻薄内裤根本连一点遮挡的功用也没有,一股奇妙的感觉传上了香玲的下腹部,热力慢慢地燃了开来,染遍了全身,让香玲微噫出声,微微地缩了缩身子。香玲看着镜中的自己,原本痛皱的眉头不知何时已舒展了开来,一片又酸又痒、连酥带麻的感觉像海浪一般沖过全身,本来就无力挣扎的身子现在更软了;那感觉好热,好像有火被浪推着,缓慢但确实地、一点也不遗漏地烧遍了周身,正开着的冷气一点也没有冷却香玲周身的火,微微的汗珠从香玲吹弹可破的嫩肤上沁了出来,慢慢地浸湿了身上的白衬衫,连穿在里面的紫纱乳罩都看的出来,那蕾丝就像香玲的芳心一样,在微微的汗汁里飘着,找不到一个停下的地方。

  在不知不觉中,香玲的玉腿已经裸露在外,男人一面玩弄着香玲微硬的阴蒂,一面将香玲的丝袜慢慢下褪,脱到了脚踝,连着鲜红色的高跟鞋一起离开了香玲的纤足。看着男人微带威吓地将丝袜连着高跟鞋举在眼前,香玲还真的吓了一下,在男人的挑玩之下,原本已快要像春雪一样融化的理智又回到了身体里,但也只有那么一下而已。男人看到香玲天仙般的俏脸上微微变色,邪邪地笑了笑,将手上那一团东西扔到了一旁的沙发椅上,一手从香玲纤腰下探了过去,将香玲不盈一握的纤腰轻轻抬了起来,另一手的动作更快,在香玲还不及反应之前,就撕去了香玲的紫色内裤,除去了香玲的最后一片屏障。听着那一声结结实实的裂帛声,香玲本想要挣脱男人的手,本想要骂出来,本想要叫人,本想要做一些事,但男人伏下了头,在香玲裸露的阴蒂上微微地舔了几下,那酥酥痒痒的感觉,登时让香玲什么都不能做,整个人又瘫了下来,纤腰软软地扭摇了起来,好似要逃离下体被舔时,那酥痒的感觉;又好似是要迎上男人的口舌,任他一逞口舌之快。随着下身传来的一波波的快感,香玲本能地扭着腰,激烈地像是要将纤细如蛇一般的柳腰折断一般,被男人或轻或重舔舐着的下阴,露水慢慢地流了出来。香玲的呼吸愈来愈粗重,身子也愈扭愈激动,高耸的双乳快活地跳动着,即使是紧紧包着的乳罩和衬衣都有些罩不住了。如果是一般人的话,或许现在已经在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,开始在干香玲的小嫩穴了吧?男人的动作却很慢,慢到连已经被撩动的春心勃勃的香玲,都忍不住想要摧他了,不过这可不是男人的问题,就像一般人对像她这样气质高贵美女的想法,香玲一向很重视全身的保养,连下身都保持着乾乾净净,上着薄薄的香水,散着微微的、清馥淡雅的柠檬香气,让男人爱不释「口」地连舔带吸,这动作除了挑情以外,已成了男人的一种享受。阴部的重点部位被男人这样「享受」了好久,教香玲如何逃得过欲火的侵袭呢?她拚命地扭着腰,激烈地喘息着,将淑女的气质抛到了九霄云外,却没看到镜中,男人一面好整以暇地享受着她的芬芳,一面慢慢地解衣褪裤,露出了正发着烧的鸡巴,那鼓胀的龟头已快要等不住,一副将要爆炸的样儿。

  一手揽住香玲不盈一握的纤腰,一手托着香玲柔嫩的圆臀,男人将香玲轻盈的胴体抱了起来,让香玲修长的玉腿勾在腰间,微微一挺便突入了香玲娇嫩的小穴。香玲「哎」的一声,这突如其来的姿势改变,和那小穴里灼热的充实感,让她险些承受不住。为了保持平衡,香玲一手勾住男人的颈项,腰臀在欲火的带动下,本能地扭摇起来了,那不止是为了让男人火烫的大鸡巴揩擦到香玲无比酥痒、正渴求着坚挺阳物的嫩壁,也是因为若不这样,光靠着男人的强力冲刺,那消解得了香玲高烧的欲焰呢?纤腰急遽地狂扭猛摇着,圆臀卖力地旋转着,现在的香玲已没顶在性欲之中,全不管什么高雅气质,更忘了现在正承受着原本不情愿的奸淫,愉悦地迎合男人动作的香玲,再没有一丝「冰山美人」或者高高在上的女经理样儿。一手拨弄着在强烈的扭摇中,不断拍向身前的汗湿长发,香玲欢乐地叫起床来了,

  「啊…好美…好舒服…啊…嗯…再用力一点…再深…再猛一点…好哥哥…好…好丈夫…嗯…嗯…啊…喔…好…好强…你真是…真是太强了…妹妹…妹妹快…快要被你…被你干穿了…怎么会…怎么会这样美啊…实在…实在太舒服了…香玲…香玲太爽了…啊……」

  由於强烈动作的关系,再加上体内欲火煎熬,开着的冷气变得一点用处也没有,快活地迎合性爱的香玲浑身是汗,白衬衫早就湿透了,汗汁混着香玲奔放的露水,不断地向四周洒着。在这样的急遽动作之下,香玲的衬衫下摆翻了起来,男人的手直接搂住了香玲的纤腰,感觉着她的纤细和嫩滑,虽说汗湿的嫩滑肌肤摸起来滑溜溜的,不大好着力,但反而更激起了男人的性欲,抓捏着香玲嫩肤的手指更用力了,那微微的痛楚混在冲脑的强烈快感之中,使香玲更为疯狂地献身,贡献出一切。

  「实…实在是太爽了…怎么会…怎么会这么舒服啊…啊…快…快…再快一点…好哥哥…你的大鸡巴真热…真粗…干的香玲好美啊…啊…就是那儿…刮的更重一点…啊…真太美了…喔。…香玲…香玲快给你干…干上天去了…哎呀……」
  「宝贝…你真不赖…小穴儿又窄又紧,美死我了,」男人也回应着香玲高昂的浪叫声,双手愈抓愈紧,腰部的抽送也愈形威猛,大鸡巴猛干着香玲的小穴,恨不得下下都直冲到底,将香玲的胴体干穿。在这粗硬的大鸡巴猛肏之下,香玲疯狂地享受着欢乐,两手紧搂着男人的颈子,也不管湿湿的秀发乱散了,无数次的高潮侵袭着她,让香玲快乐地投入性爱的享受,再没有一丝保留,直到她感到小穴中男人的鸡巴陡地胀大了起来,才猛地回复了一丝丝理智,想到了一件事。
  「不…不要射在里面…我不要怀孕…」

  「那由得你啊?我的小荡妇。」男人邪笑着,双手箍着香玲的腰更紧了些,将香玲整个人压上了墙,大鸡巴深深地顶入了香玲小嫩穴的深处,一波强猛有力的精液重重地射进了香玲的子宫里。口中叫男人不要射精,但香玲的肉体却起了叛乱,长腿快活地紧紧夹着男人的腰,不让他撤出,被这一波精液重击的香玲将近昇天了,而眼冒金星的她虽看不到,却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,嫩滑的子宫像是张小嘴一般,紧紧密密地噙着那爆发的龟头,一口一口地吮吸着白色的精水,将它一滴不剩地吞了进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香玲坐在助手座上,两手死命地抓着衬衫下摆,想遮住裸露的大腿,光这样就耗尽了心力,根本忘了抗议身边的男人正开着她的车,将她带回香玲独居的大厦单位。香玲镜子一般、满含水波的眼睛望向男人,想企求他让她穿回裙子,至少也穿上内裤,这样下身赤裸裸地,在路上真是羞死人了,偏是男人似是存心要羞辱香玲,丝袜、高跟鞋、内裤和短裙纠结在一起,扔在后座,香玲这才想到处境不太妙:自己硬让他加班到这么晚,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他如果生气也是很能理解的;而他现在已强奸了她,又想把香玲带回独居的家,想要继续淫辱香玲的心昭然若揭,要是他这样还不满足,那可要怎么办才好?想是这么想,香玲心里可还有其他的念头。虽说性经验不是很多,香玲也早已脱离处女稚嫩的年纪,和她有过性行为的也不只一个,但只有这一次,偏偏就这一次,香玲才真的有「失身」的感觉,不只是肉体被男人侵犯、佔有,连芳心似乎也被他佔夺,即使在他这样淫玩之下,也是一声抗议都没有。休假还有两天,香玲似乎可以预知,这两天男人会恣意地在香玲美丽的胴体上报复,让这冰山美人融化在交欢的热力之中。

  车子已进了停车位,但香玲下身赤裸,遮掩都来不及了,叫香玲怎么走回家呢?对男人来说这根本不算是问题。等到香玲被抱上了十楼,她娇嫩俏美的脸儿早是一片酡红,男人不只是抱着她走,托着香玲裸臀的手还不停地在香玲下身游走,或轻或重地爱抚着她,看来要不是怕香玲的叫床声太高,只怕在电梯里香玲就要再次被干。

  已经走到家门口了,男人把香玲放了下地,香玲连脚都站不住了,只能软绵绵地靠在墙上,任男人带着邪气的眼光打量着她半裸的胴体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我想起来一件事,」男人笑了笑,手指轻轻支起香玲的下颔,让娇羞无限的香玲不得不正面面对他的目光,「在进门之前,我就要把你剥光,痛痛快快地再干一次,如果进去时你身上还有衣服,没把你那前凸后翘、惹人动心的淫娃身材展露出来,岂非天大撼事?」

  香玲双臂搂上了男人的颈子,凑上了脸,微微的女孩香气送上了男人鼻尖,朦胧的眼神无比诱人,「尽情地干吧!香玲那抵抗得了你?可是你可不可以先吻香玲,我保证任你予取予求。」香玲也知道,一般强奸别人时,是不会有什么亲吻的。要是他肯,那么接下来迎接香玲的,至少大概不会是令香玲难以忍受的淫虐,或许吧?

  香玲娇柔无力的话声方止,樱桃初破的小嘴儿已被男人封住了,他的舌头很快突破了香玲银牙的防线,吮吸着香玲的小舌,香玲咿咿唔唔几声,苹果般嫣红的嫩颊迎了上去,陶醉在深吻的美感之中。男人的手并不因此而安份下来,香玲敏锐的肌肤感觉到,他正一颗颗解下香玲的衣钮,褪去香玲蔽体的薄衫,很快的,就连香玲的最后一道防线─那紫色的、性感无比的38E罩杯胸罩也滑下了香玲吹弹可破的香肩,跌到了地上。香玲也不是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本能,但才刚被这男人干到高潮,现在小嘴被男人啜着,丰盈娇美的酥胸上又有男人的手恣意地揉着、捏着、抚着,香玲已落入了性欲的深深陷阱,再也爬不出来。

  「好…好美啊!」香玲檀口中莺香软语,急於索吻的她不懂男人为什么在她享受的当儿,离开了她泛着幽香的小甜嘴。

  香玲很快就懂了。她跪了下来,伏在男人下身,小甜嘴儿温柔地含进了大鸡巴的顶端,舌头轻舔着才刚满足了她的灼热龟头。

  接下来的两天里,香玲再放浪也没有了,男人运用了令香玲臣服的种种技巧和玩物,让这冰山美人像着了火似地融化了,口交、肛交、乳交、按摩器、振动器……什么都用上了,香玲再顾不得什么优雅的形象,完全沦陷在欲火之中,这关系的延续自然不会只有两天,星期一的晚上,同样的事情又再次重演,只是这次香玲依着男人的吩咐,一开始就连胸罩和内裤都褪去了,衬衫之下的空间春光无限,连本觉羞赧的香玲自己,都再无法脱离这种淫乐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